谁吓谁_故事_经典文章-情感文章摘抄美文赏析好大全!

2020-05-13 10:19 情感文章
主页 > 情感文章 >

  农历7月15日鬼节,阿信是个无神论者,不相信这样。由于前一天,阿信的老妈交代阿信要回老家拜祭,虽然阿信不信这些,但不想逆了母亲,早上早早起来就坐车回了趟老家。临近中

  农历7月15日鬼节,阿信是个无神论者,不相信这样。由于前一天,阿信的老妈交代阿信要回老家拜祭,虽然阿信不信这些,但不想逆了母亲,早上早早起来就坐车回了趟老家。临近中午当阿信到家,母亲已经开始摆放祭品准备烧香了。

  母亲见阿信回来,便让他拜了拜。拜完阿信有些奇怪,母亲在家摆了祭品,门外石桌上也有。问了母亲,母亲说那是给过路的兄弟〔鬼魂〕的。

  完事,闲着无聊阿信在家看电视,突然手机响了,原来是朋友打来的电话,这天大多数外出打工的都回来了。朋友找阿信出去玩,阿信问几个人啊?朋友说四五个,加上你就六个了,阿信答应了,约了时间和地方阿信就挂了电话,呆到傍晚和老妈打了声招呼就出了门前去赴约。

  出门时候,阿信见石桌上的祭品里有鸡蛋,转头看了看房里忙前忙后的老妈,见没注意这边,顺手就拿了个蛋边走边剥没一会就吃了起来。阿信很爱吃鸡蛋,午饭晚饭时都要吃一颗煮或卤鸡蛋。

  搭了辆车,到了城里已经八九点了。聚会的地点是处小饭馆。大家都好久没聚了,这顿饭大家吃了很久。饭菜倒没吃多少,基本都在劝酒,吃到深夜大家猜散伙。走时,阿信被一个人拍了下肩膀,回头发现是一个喝的有些高了的朋友,他叽叽咕咕的对阿信说了一通就走了。阿信摇头笑了笑就往城里自己住的家而去。在回家的路上,由于阿信酒喝得也有些多,走起路来一晃一晃的。

  没走多久,阿信就有些尿急了,正准备直接在街道上撒了走人,看见不远处有一对情侣在热吻,拉链拉到一半的阿信无奈打消了这个主意。

  不远处阿信记得有个公厕,于是加快了步伐往公厕赶〔不赶不行啊,要尿了〕。一到地阿信便火急火燎的进了公厕小解处狂撒不止,不时舒爽的哦、哦的声吟几声。

  阿信正尿的:飞流直下三英尺,已是急水落九沟。突然砰地一声,一个包厢〔蹲坑所在,你懂他也懂〕的门被打开,寂静的黑夜里,这声破坏平静〔更破坏了那美好的诗情画意的画面〕声响显得格外刺耳,把阿信吓了一跳。转头一看,一个人从里面摔了出来,趴在包厢〔不解释〕门外的地上。

  阿信那个吓啊,一下海绵体就短路了。无论在怎么努力,再也没有诗中那种雄伟壮丽的画面了。阿信惊叫道谁,那人一身红衣,只是趴在地上一个劲的发出古怪的声音,像是很痛苦在声吟。

  就在阿信快要受不了这诡异的气氛时候,他终于开口了:“小xiong弟,我肚子好痛,过来帮帮我好吗。”听声音年龄应该不小了,他说完好哀嚎了几声,好像是向阿信表示他真的很痛苦。

  阿信哆哆嗦嗦的说怎么帮你,他说扶我到包厢里就好。阿信见这个人好像真的很痛苦,就走了过去,虽然还是有些怕。

  走进阿信扶起他走向包厢,在扶他的时候阿信有些奇怪,扶他的时候自己难免碰到他的身体,碰到他身体阿信打了个哆嗦,好,好冷啊!联想到他肚子疼,阿信心想他估计是着凉了。

  阿信看不清他的容貌,因为酒喝的有些高,自己眼睛有些模糊,而且那位大叔他总是低着头在那痛呼着。好不容易把他扶进了包厢,阿信正要离开,那个大叔开口了:“小xiong弟,你好像很冷啊?”语气有些冷冰冰的,听得阿信不舒服。

  阿信知道,自己刚才扶他时候打哆嗦肯定被他察觉了。阿信对着那人有些不好意思叫了声大叔,刚要接着说话,确被眼球的一幕惊呆了。那个大叔正拿眼睛冰冷的看着他,嘴里不断流着像是口水似得ye体,他的脸烂呼呼的,像淤泥似得,还有不少的虫子在那烂脸上钻进钻出。

  妈呀!阿信一下就酒醒了大半,惊叫了声拔腿就跑。由于公厕是底下铺的石板,阿信跑的时候不小心打滑摔了一跤,疼的龇牙咧嘴。

  “小伙子,别急着走啊,我还没谢谢你呢。”就在这时,后面响起那家伙的声音。阿信一惊,回头一看,只见他又趴在了地上,一步一步的爬来过来。

  阿信一跑他就停了下来,哈哈哈哈的大笑起来,随后又响起了几个笑声,从其他包厢里走出了几个人,都在捧腹笑个不停,他们赫然就是阿信的几个朋友。

  原来,早在聚会前他们就商量好吓阿信,他们一路跟着阿信想找个地方吓吓他。并且还打了赌,只要他能把阿信吓的哭爹喊娘就每人给他三百,算下来,这家伙一下挣了一千多啊。一路上,好几次他们见阿信在路上想要撒尿,于是一合计就把地点选在了这里,至于阿信所看的烂脸,其实不过就是个特制的面具,至于身体冷,也只是衣服内夹了块冰而已,当时阿信惊慌失措的,自然看不出其中的道道。

亚游国际首页,ag亚洲游戏国际平台,亚游手机客户端app

上一篇:适合夜听的情感文章 下一篇:为什么有些人就是比其他的人更成功